水产信息 |水产新闻 | 水产企业 | 水产产品 | 水产商机 | 水产招聘 | 水产品牌 | 企业门户
生物饲料添加剂:水产动物的“第五道菜”
http://www.31fish.com 2013-11-15 10:05:59 海洋与渔业

  第九届世界华人鱼虾营养学术研讨会(简称“世华会”)将于2013年11月12~16日在厦门举行,其中“营养饲料与水产品质量安全”备受关注。《海洋与渔业》杂志围绕“生物饲料添加剂在水产饲料营养与安全中的新角色”,对拟参会的部分相关企业和专家进行了采访。

  受采专家:中国鱼虾营养专家、苏州大学教授叶元土。

  受采企业代表:广州市信豚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祥东,广东雅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水产事业部总经理胡亮,广州市博仕奥水产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永奎。

  《海洋与渔业》记者曾凡美实习记者刘怡魏波/文

  《海洋与渔业》:伴随着对饲料涨价的异议,备受养殖户关注和质疑的是饲料的营养和安全。一直以来,不少养殖户认为鱼虾病害多发,除了天气、水质因素之外,很有可能是饲料问题所引发的。对此,您持一种什么样的观点?您觉得目前饲料行业的营养安全主要存在哪些问题?

  崔祥东:水产养殖环节影响因素太多,种苗、饲料、天气、水质等,相对来讲,饲料还是最可控的。广大饲料企业在做好饲料同时,针对养殖过程中的问题,也花了很多精力研究种苗、水质及养殖模式,以期通过服务使整个环节更可控,行业要看到这些努力和付出。

  周永奎:鱼虾病害多发,养殖户抱怨可能是饲料问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部分养殖品种最大的养殖成本是饲料。饲料营养不平衡,原材料质量差这些都会导致鱼虾体质变弱,抗病力差,但(病害多发)不能一概而论说到底是不是饲料的问题导致的。

  我认为现在饲料行业的营养安全问题主要是霉菌毒素这一块,饲料霉菌毒素超标,鱼虾生长受到抑制、抵抗力差、死亡率提高。随着法规的完善,像添加喹乙醇这类的不正当手段在水产料生产中基本消失,霉菌毒素的隐性危害应该越来越受到饲料企业的重视。

  胡亮:客观地讲,饲料技术的发展及饲料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使得当今的饲料不论在营养平衡方面,还是在质量安全方面都比要好很多。为何过去用相对较差的饲料不会出现像现在这么多病害?我想主要有为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养殖模式的改变。过去的养殖多为粗放养殖,而当前的养殖模式,由于土地成本的攀升,终端需求的升级,大都走上了高密度养殖的模式,你如果经历过春节排队买火车票或挤火车返乡,你就知道,那么多鱼或虾挤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会产生多么大的应激;二是苗种的退化,比如白对虾,对虾近几年的苗种退化已成了行业所公认的问题,但是,当前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三是统计差。我想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别说中国,就是今天中午北极真的发现了企鹅,我想你正在和朋友喝咖啡的时候,他就可能饶有兴致的向你说道了。我们的圈子很小,整个行业从业人员才六七十万人,大家每天都关注着相同的领域,信息传递更加快速;过去养殖病害也非常多,只是信息流通没那么快,关注的区间没那么小而已。

  饲料行业的营养和安全我觉得是两个问题。营养技术毫无疑问是在往低成本高效率的方面发展。饲料品质安全的问题我认为更多的是某一小部分企业为追求高额利润的短期行为所致,比如使用一些霉变原料或一些违规抗生素等。就抗生素之于水产饲料而言,我想没有几个饲料厂还敢顶风作案,抗生素的使用更多的是养殖户行为;但如果使用方法得当,停药期方面按章操作,也不会存在安全问题。

  叶元土:养殖水产动物病害发生是影响养殖成本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影响饲料产品价值体现的关键之一。

  养殖动物为什么会发生病害?因素很多!那么,养殖动物如何才能不发生病害呢?养殖动物的防病、治病主要还是依赖自身的免疫防御系统和免疫防疫功能的,如果养殖动物自身的免疫防御系统、免疫防御功能受到损伤的时候,就会导致感染疾病的几率。

  饲料是养殖动物的主要物质和能量来源,养殖动物通过饲料获得营养物质和能量需求的同时,也通过饲料获得了有损自身生理健康的物质。因此,养殖条件下,鱼种质量、饲料质量、水域环境质量是影响养殖动物生理健康的三大主要因素。

  要理清上述三大因素谁是引起养殖动物生理健康损伤的原发性因素是一件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要分别从三大因素中各自去寻找原因和技术对策。而从饲料因素而言,在做好饲料产品的营养质量的同时,如何做好饲料的安全质量就是一项新的课题,饲料物质与养殖动物健康的关系是值得进行系统研究的重大问题。我们可以将饲料质量分为营养质量、安全质量和加工质量三个方面来考虑。

  如何保障饲料的安全质量?还是要从保障饲料原料的安全质量来考虑。

  首先,日常性地增加原料安全检查指标,并作为原料采购、收货的硬性指标。在饲料原料采购、评价时,在原有的水分、营养指标检测与评价的基础上,要日常性地、有针对性地增加饲料原料安全质量的评价指标,并进行评价,作为原料采购、收货的硬性条件。例如对于谷物类原料,要增加霉菌毒素检查指标;对于油脂原料如鱼油、豆油等,对含油高的原料如米糠、肉粉、鱼粉等,要增加油脂氧化鉴定指标如酸价、过氧化值、丙二醛按量等,以及蛋白质腐败鉴定指标如组胺、挥发性盐基氮等。

  其次,认真做好原料的掺假鉴别。随着茶籽油产销量的增加,茶籽粕的数量也很大;随着生物柴油的开发和产销量的增加,小桐子(麻疯树种子)粕的数量显著增加。而茶籽粕可引起鱼类出血,小桐子粕对动物是有毒的。而这类饼、粕可能掺假到棉籽粕、菜籽粕中,导致饲料出现不明原因的安全质量问题。因此,只有加强对饲料原料的掺假鉴别才是有效的应对办法。对于动物蛋白质原料中加入非蛋白氮、保鲜剂等也要进行鉴别。

  合理选择安全的饲料原料。一些饲料原料、尤其是一些非常规的饲料原料,通常都有一定的不安全因素存在。例如蚕蛹可能含有油脂氧化产物、农药等,鱿鱼膏、乌贼膏等可能是利用鱼粉加工副产物鱼熔浆混合而成,除了进行重金属含量检查外,要对组胺、挥发性盐基氮、丙二醛等进行检查和评价。抗生素的药渣含有有毒物质,不能作为饲料原料。

  重要的一点是对以前没有使用过的饲料原料,在使用之前一定要进行安全性评估,同时,在第一次使用时要保证用量小于3%左右,之后在没有安全质量问题的情况下才逐渐加大使用量。

  至于目前饲料行业的营养安全问题,我个人以为存在的主要问题有:

  饲料中油脂氧化产物、蛋白质腐败产物、霉菌毒素、抗营养因子、重金属等是导致饲料不安全的主要因素,可能导致养殖动物的生理健康受到很大的影响,出现鱼体体色变化、抗应激能力下降等就是主要表现形式。而要保障饲料安全性,饲料原料的安全性保障是基础。在饲料配方结构调整的时候、在使用新的饲料原料的时候要特别加以关注。

  饲料原料掺假也是导致饲料安全性的主要因素之一。尤其是在饲料原料价格上涨的时候。在棉粕、菜粕中掺入茶籽粕、桐子粕、乌桕籽粕的情况每年都有发生,导致一些养殖问题出现。

  饲料添加剂的不合理使用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一些添加剂对养殖动物生长速度有促进作用,而对养殖动物生理健康也有很大的损伤作用,典型的如喹乙醇,类似的喹烯酮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个别的抗氧化剂在过量使用时对养殖动物生理健康也是有害的,也值得研究。

  《海洋与渔业》:目前市场上生物饲料添加剂、功能性饲料添加剂等添加剂名目繁多,喜欢在概念上做文章,对此业内有一种声音说这是在炒作概念。比如广东雅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推出“酵母生物饲料”,广州市博仕奥水产饲料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出了“新型酶制剂系列”产品,广州信豚又推出了“功能性新型添加剂”等,各位对此有什么看法?这些添加剂的营养安全性如何?

  胡亮:“酵母生物饲料”只是通俗的叫法,添加剂里归属于酿酒酵母微生态制剂。通常情况下,我们将添加剂分为营养性添加剂,如维生素,及非营养性添加剂,如甘露寡糖。酵母是一类单细胞真菌,一个细胞就是一个生命,其本身的营养素组成就非常丰富均衡,一方面其细胞内丰富的蛋白可作为饲料优质蛋白的组成部分,核酸及B族维生素等可以做为营养性添加剂,而细包壁内丰富的甘露寡糖及B-萄聚糖可作为功能性的非营养性添加剂。

  周永奎:现在行业内所提的生物饲料主要是指发酵饲料,利用酶制剂、微生态制剂等通过发酵原料或饲料成品等方式,从而提高原料利用率,促进消化吸收。

  不能说是炒作,理论上讲确实效果不错,但是发酵过程的把控可能没有到位,加上成本的压力,导致生物发酵饲料效果打折,养殖户就认为是炒作概念。

  我公司生化部门一直从事饲料酶制剂的研发、生产工作,在酶制剂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说到“新”,我公司是水产预混料行业少数几家自己从事酶制剂研发生产的企业之一,把预混料和酶制剂有机结合,充分发挥二者的优势。

  崔祥东:“观念决定出路”,一个产品从研发,到被客户理念接受,到试用,到长期使用,这是一个过程。观念的接受本身需要概念,但产品长久的立足和发展还是要看能够给客户带来的价值。我们有一句广告语“信豚出品,必精品”,人无我有,人有我追求更高性价比。比如我们的水产酵母系列产品,开创了酵母类产品在水产饲料应用的先河,在水产动物诱食、肠道健康、提高免疫力方面有很好效果,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同。

  叶元土:饲料添加剂是饲料工业的组成部分之一,饲料添加对饲料产品和养殖动物具有一定的价值和作用,这是饲料添加剂存在的基础。我国的饲料添加剂研究、生产和管理还处于发展阶段时期(个人看法),不同的问题发生也是客观存在的。重要的是饲料企业、养殖户在选择饲料添加剂的时候如何做到更理性、更科学化一些。个人以为,主要还是要针对自己的饲料产品、针对养殖动物有针对性地选择饲料添加剂,对为什么要选择饲料添加剂、为什么要选这个饲料添加剂需要有特定的使用目标才是。不要寄希望一种饲料添加剂可以无条件地提高养殖动物的生长速度。

  对于生物活性饲料添加剂的选择和使用还要考虑到水产饲料的生产过程和条件,例如一些热敏感的生物、生物物质可能在饲料生产过程中被破坏。

  发酵饲料、一些在养殖环节添加的生物类添加剂还是取得一定的养殖效果的。

  《海洋与渔业》:在你们企业的经营理念里,一种健康绿色的生物饲料应该达到什么标准?

  周永奎:首先是安全,任何一种添加剂如果在这点上过不了关的话,效果再好也没用。

  其次是绿色、环保,传统添加剂中像高铜高锌等养殖效果都不错,但对环境的破坏是有目共睹的。在水产饲料中,添加剂提高原料利用率,排入水中的营养物质减少,水体富营养化问题就可以得到改善。还有一点就是高效,像酶制剂之类生物催化剂,添加量很少,但作用非常大。

  胡亮:首先是安全层面的,它的使用不会给养殖动物的健康造成不良影响,不会通过在动物体内的蓄积而给消费者带来健康风险,也不会通过排泄对环境的可持续开发造成不良影响;其次是效率方面的,它的使用能真正切实的提高饲料效率和养殖效率,否则它没有添加的必要;最后则是品控方面的,它的品质指标是确定的,检测方法也是确定的,否则品质的不可控同样会带来各种风险而无法体现价值。

  崔祥东:营养均衡、动物爱吃易消化、符合国家卫生指标等。其实现在很多的方向也在参照人的标准,比如我们的酵母核苷酸产品,在婴儿的奶粉、保健品、调味品等领域应用都很广泛。

  《海洋与渔业》:作为水产饲料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水产生物饲料添加剂目前的发展状况是怎样的?如何看待它的市场前景?

  周永奎:水产生物饲料添加剂包括营养性和功能性两大类。营养性添加剂这两年内重点在氨基酸和膨化特种料方向,功能性添加剂还是放在解决肠道健康、肝胆问题和抗应激三大类产品的开发上。

  水产添加剂的研究和畜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在氨基酸的添加在畜禽上已十分成熟,水产上还有许多争议,很多理论还需要验证;有机微量元素的添加也开始慢慢受到饲料企业的重视。目前添加剂企业精力还是集中在功能性添加剂的开发,中草药类、氧化抗应激类、酸化剂等将来都有十分广阔的前景。

  胡亮:首先,它并不是饲料产业链上的一个新环节,它也只是产业链中添加剂环节的一类。微生态制剂主要通过优化动物肠道固有菌群或强化有益菌群来达到促进动物健康及强免促长的目的,或者强化动物固有酶活达到提高饲料效率的目的。与抗生素类添加剂相比,它更加安全,没有药残及耐药性的风险;与化学类功能性添加剂相比,也更加安全,少有代谢风险或可能改变肠道pH环境的不足。我国目前微生态制剂(包括微生物和酶制剂)的年产量在18万T左右,通常微生态制剂在配全饲料的添加量为500~5000g/T,折合全价料为0.36~3.6亿T,而2012年饲料的产量为1.9亿T;因此,个人认为微生态制剂在未来的发展主要是应用结构上的优化,以及某一料种,如幼龄动物上的使用会更加普遍及科学。

  崔祥东:这几年乘水产饲料行业快速发展的东风,添加剂行业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现在随着行业的整合、饲料的微利化、饲料原料的日益短缺及价格大幅波动、养殖环节的问题突出、消费者对水产品的安全要求及风味要求、国家监管的日益严格等因素交织,添加剂企业也面临着机遇和挑战。一些不安全的或者概念炒作的产品将被市场淘汰。绿色健康环保、能够给饲料企业和养殖终端带来价值、针对实际问题有解决方案等,将是未来添加剂行业发展的方向。

  《海洋与渔业》:目前饲料行业(包括水产饲料)已经进入新一轮的整合洗牌阶段,品牌效应越来越明显,品牌建设显得尤为迫切。对此,公司将有什么样的规划?

  崔祥东:公司现在正由销售拉动向研发推动发展的转型,我们公司研发平台的建设,从硬件配备到人员配置,都要求高标准,大投入。建设一个全国有影响力的水产动物营养创新研发平台和客观评估基地,带给客户更高的价值体验,是我们后面几年品牌建设最重要的方向。

  胡亮:品牌本身代表了企业对客户永恒的承诺。所以无论是什么阶段或外界环境如何变化,我们最要做的还是强化一楼的基础建设,兑现我们对客户品质的承诺。品牌效应实际上缩短了客户消费决策的过程,它更多时候是感性层面的,这与产品的价值实质包函了使用价值和情感价值两方面是相适应的。我们目前在情感价值的投入还比较少,所以未来在对内的公司文化,企业价值观及对外的价值传递方面去规范化和系统化。

  周永奎:是的,现在大家买东西,大多数愿意选择购买品牌的东西,因为品牌的东西有保障,养殖户也是如此。随着饲料行业一系列政策法规的不断完善,势必会加快行业的洗牌,大企业在人才、资金、技术等方面有绝对的优势,市场占有率也不断提高;在这一轮整合中,肯定有些企业会倒下。同时我们也能看到许多中小企业经营理念好,定位准,专注做本地区或者某个品种的饲料,也得到了养殖户的认可。所以,饲料行业竞争一定是越来越激烈,找准自己的定位在行业内还是可以立足的。

  我公司所处的水产预混料行业这些年也开始注重品牌建设,行业由最开始的低价、赊销等手段竞争变成了品牌综合实力竞争。大家都开始寻找辅助品牌建设的方向,有开始做原料贸易的,帮助客户筛选优质原料;有开始搞养殖的,为客户寻找高产、高盈利的养殖模式;有开始涉足水产动保的,为养殖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目前我公司的两个发展方向是成立渔夫宝事业部开展水产动保业务,另外结合我公司的发酵实力研发新型绿色添加剂为客户提供价值服务。

  对话广州市博仕奥水产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永奎

  《海洋与渔业》:博仕奥致力于鱼虾营养的研究,请问周经理,公司目前主要针对哪些方面进行研究?

  周永奎:我公司这些年一直致力于鱼虾营养的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成绩。目前主要有四个方向:1、利用酶制剂补充内源酶分泌不足,提高原料利用率;2、利用微生态制剂如枯草芽孢杆菌、乳酸菌等维持肠道健康;3、植物源性抗氧化活性物质的提取解决抗应激的问题;4、酸化氨基酸的研究和应用。

  《海洋与渔业》:炒作概念透视出的其中一个问题是目前市场上同类产品趋同化越来越严重。那么贵公司如何在竞争中凸显自己的优势?在经营销售方面有什么经验体会?

  周永奎:添加剂市场确实存在你说的这个问题,比如说某个产品最近卖的好,大家就一哄而上,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做这方面的研发工作。

  我认为坚持很重要,只有长期的投入研发,才能累积出自己的优势。我公司这些年始终坚持水产饲料添加剂的四个方向,提高原料利用、解决肠道健康、预防肝胆综合症、提高鱼虾抗应激能力。取得了一些成绩,也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

  对话广州市信豚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祥东

  《海洋与渔业》:贵公司一贯注重企业信誉,在业界逐渐建立了良好的口碑,信豚一号、益肝宝等产品也比较受到市场的欢迎。公司在饲料营养和安全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尝试?

  崔祥东:我们公司的定位“专注水生营养、提升客户价值、推动行业进步”,我们的理念信及豚鱼,我们认为产品是最好的服务。公司研发这块我们也是聚焦营养与安全,每年在配方筛选、新型原料评估、实用配方优化、新养殖品种配方架构等方面投入的人力和财力在行业内都是领先的。

  对话广东雅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水产事业部总经理胡亮

  《海洋与渔业》:贵公司以“捍卫绿色食品安全的御林军”自勉,那么您对目前水产品质量安全是如何认识的?公司在饲料营养和安全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尝试?

  胡亮:水产品的质量安全只是产业链终端的一个结果。这种结果形式决定了整个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对水产品的质量安全造成影响,因此要真正保证水产品的安全是需要全产业链的从业人员共同努力,特别是作为企业的决策者一定要有长远的目光,只有产业链健康的运行,产业链上的具体环节才能得到长久的发展。如当年黄鳝的激素问题,多宝鱼的孔雀石绿问题只是某一个环节的短见行为,但对整个产业链都造成了极大的打击。雅琪从成立之初就注重品质的可控性和稳定性,对每批产品的营养成分进行检测,对风险成分如杂菌等进行监测,保证产品品质的稳定和安全。

文章关键字: